首页 >>
侠客神州疑云:员工爆料欠薪逾500万 业务被频繁叫停
发布时间:2019-07-15 12:06:49 来源:365bet官网中国365zg.com-365bet体育在线投注app下载点击:29

  自称春晓资本子公司,关于资金来源说法不一,员工爆料欠薪逾500万元

  侠客神州欠薪疑云

  

  狭小的会客室中,来自侠客神州集团的员工们,神态始终保持焦虑。背后原因不难理解,原本自己印象中的老板“失联”,自己被以各种理由开除出公司……今年3月起,侠客神州集团开始拖欠员工工资。根据员工欠薪统计表显示,侠客神州及其各子公司拖欠的员工薪资,已超过500万元。其中,北京尚品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成为重灾区,集中了大部分的欠薪员工。

  起初,公司给出的统一说辞是注销公司后,可以要回保证金来发放工资。但咨询过律师后员工们却得知,一旦公司注销,就再也没有人会对员工负责,欠薪一事就相当于打水漂了。

  这无疑让他们更加焦虑。整个采访过程中,一位员工始终独自坐在一旁,直至离开前才开口:“我其实都不要赔偿,只要工资给了,就可以了。”

  然而,频繁更换项目、转移员工劳动关系、自称春晓资本子公司、资金来源说法不一……这一系列问题,令侠客神州的欠薪事件真相扑朔迷离。

  谜团1

  集体转移员工劳动关系

  侠客神州集团让旗下员工们察觉“不对劲”,是从今年2月,侠客神州集团子公司——北京金豆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豆云”)的员工,先后被要求签新的劳动合同开始的。

  对于新合同,金豆云的员工李易感到了不解。据官网简介,金豆云为旅游B2B互联网平台。然而,新合同却是与一家名为北京尚品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尚品旅游”)的企业签署。据了解,尚品旅游也是侠客神州子公司,主营业务为主题游、高端定制游等,为传统旅行社,面向C端。

  对于调整原因,公司给出的理由是“尚品旅游需要你们做的东西更多。”李易打听后,发现自己在金豆云的同事,均被要求更换合同。而除了尚品旅游,还有人与侠客神州集团层面签署新合同。其中,甚至有员工先签了离职协议,再与尚品旅游签下合同。经过一系列变更,金豆云的所有员工都转入了尚品旅游或侠客神州集团,而此前员工与金豆云的劳动合同也被收走,原本的金豆云成为了一家“空壳”公司。

  更让李易觉得奇怪的是,更换合同后,自己实际上来到了一家与金豆云业务完全不同的新公司,但无论是工作内容还是办公地点,均与过去没有分别。“到第二家公司后,都在同一地点办公,工作内容也根本没变。侠客神州、金豆云、尚品旅游的工作,都是一批人在做。”李易表示。

  当时,金豆云与尚品旅游的法人代表均为王鸿,同时王鸿也是侠客神州(北京)国际旅游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尽管感觉疑惑,但李易等人仍然选择相信公司。但在接下来几个月内,尚品旅游却开始陆续开除员工,理由多为项目“不盈利”“没有良好的商业模式、运营模式”。与此同时,5-7月间,欠薪问题暴露,随后王鸿的“失联”更是引发员工不满。

  值得注意的是,7月,金豆云法人代表变更为熊勇,王鸿同时退出执行董事和经理职位。新京报记者多次拨打王鸿电话,但截至发稿时,一直无人接听。此外,金豆云现任法人代表熊勇的电话,也始终无人接听。目前,侠客神州仅一名为景韶春的高管出面。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景韶春承认公司现金流出现问题以及裁员一事,但他也强调,自己只是职业经理人,并且对于背后的逻辑并不知情。

  谜团2

  业务被频繁叫停,经常中途宣布放弃

  根据员工提供的资料,侠客神州集团旗下拥有包括金豆云、尚品旅游、德成鸿业等多个品牌公司,但目前以金豆云、尚品旅游为主。那么,公司现金流为何会出现问题?员工黄晓提出了一个令人疑惑的现象:“我们一直在做业务,但没有一个业务做下去的。所有的产品都是做一半,然后王鸿说这个业务不做了。砸钱砸到一半,不做了。”

  由于2016年驰誉欢途被曝资金链断裂,致使收购计划告吹,自建的旅游B2B平台金豆云便就此诞生。2017年2月,金豆云注册成立。然而,旅游B2B在北京并不好做。一方面是旅游B2B本身便存在问题,当时不少平台接连倒闭或跑路。另一方面,一名员工表示,北京每家总社都有自己的B2B平台,对金豆云并没有需求,于是市场就没有打通。

  在此背景下,为了拉投资,又一个新项目“途忆旅拍”诞生了。途忆旅拍以“吃住行游购娱”之外的第七元素“拍”为卖点,是金豆云下属品牌。金豆云也顺势发展为途忆旅拍的产品销售平台。

  然而,途忆旅拍尚未走到底,去年9月,尚品旅游又提上日程。尚品旅游号称“打破传统旅游”,做三级分销,西安成为第一个目标市场。但尚品旅游的模式,却并不为员工所看好。用他们的话来说,尚品旅游的模式是“自杀单”。

  在“自杀单”的模式下,尚品旅游的销售需要拿出一部分自己的工资,以预付款的模式去购买公司的产品。例如一款3800元的旅游产品,销售可以支付1%左右的预付款购买,算做“预售”。虽然预付款与应收款分开,但从GMV(电商平台订单总金额,包括付款和未付款)的角度计算,却是实实在在的3800元。也就是说,销售可以通过较低的成本,创造出十几万、甚至20万的GMV。从去年年末开始,尚品旅游用这种方法大量冲业绩,实现了单日破百万、月破千万,最终目标是破亿。

  然而,通过这种方式,产品并没有销售到真正的游客身上,没有产生收入,也就无法构成运营闭环。“大家都质疑这种运营形态,因为这本身是不合理的,没有收入,全是付出。比如说花出1000万,可能最后收回来100万。这100万还是你雇的员工给你的,因为是他们‘自杀’买的。”员工马天告诉新京报记者。

  对于员工们的疑虑,王鸿却表示这是他们不懂资本市场的表现。此类“拿钱买数据”的做法,便被员工以“资本需要讲故事”为由接受,认为是前期布局需要。但从各个项目历程来看,不难发觉其中问题。起初是金豆云B2B平台,然后员工又转向途忆旅拍,接着是尚品旅游,随后金豆云成为“空壳”。此外,在金豆云之前,侠客神州第二家子公司指尖微客,目前也已没有员工。这种类似“做一个丢一个”的模式,在项目内部的业务中也表现明显。“每次叫停,都说不符合资本市场、没有资本价值、不盈利之类的。”黄晓表示。

  谜团3

  资金来源成谜,欠薪向谁去讨

  按照员工透露的信息,这样一家多投入、少回报的企业,资金如何周转便成为问题。究其资金来源,几个关键角色也随之浮现,分别为融数信息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法人王戎、石河子市辰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法人和石河子市侠客神州股权投资合伙企业股东韩翔,以及投资机构春晓资本。

  眼下,不少侠客神州员工坚持自己公司是“春晓资本全资子公司”。“招聘的时候,告诉我的就是春晓资本旗下。”员工王俊表示。目前,搜索金豆云、尚品旅游等关键词,在各类新闻、资料中,“隶属于春晓资本”、“春晓资本旗下”等描述依然层出不穷。在企业负责人向员工解释项目资金来源时,也均以春晓资本的名义进行。“领导告诉我们,资金来源于春晓,因为是资方。”另一名员工表示。

  对于金豆云和尚品旅游一事,春晓资本近日发布声明,表示未曾投资过这两家企业,投资过的侠客神州系公司为指尖微客,但也已在2017年12月,将所持指尖微客股权悉数出售给金豆云。

  对于这番解释,侠客神州的员工显然难以接受:“如果跟春晓资本没关系,那么办推介会、全国活动的时候,为什么那个时候春晓资本没有发声明?”今年3月,春晓资本宣布投资西安每一天便利超市。6月,尚品旅游相关负责人告诉员工,说尚品旅游要去做直营店、做新零售,而每一天便利超市的门店,都会成为尚品旅游的门店。

  此外,在侠客神州的员工看来,公司还有一位“春晓系”的角色,即王戎。在侠客神州内部,员工们将王戎称为“大老板”。同时,王戎也是每一天便利超市的董事。侠客神州员工们集体表示:“王戎就是春晓的老板。”据天眼查显示,融数信息曾用名为北京融数金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融数金服”)。融数金服的办公地点,在侠客神州北京公司的楼上。此外,在侠客神州隔壁一栋楼内,有标着瑞金麟集团的办公地点,而王戎是北京瑞金麟网络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法人代表。

  侠客神州体系下,还有一个名为侠客金服的金融平台,为旅游行业企业借款。据侠客神州员工透露,侠客金服实交5000万元注册资金,其中1800万-2000万元的资金被借出,而剩余3000万元不知去向。至于这5000万元资金的来历,员工称来自王戎。

  此外,春晓资本创始合伙人韩越与王戎的关系也值得商榷。据工商资料显示,韩越为融数金服董事。对于王戎与春晓资本的关系,春晓资本方面同样予以否认。据春晓资本有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春晓资本已经退出融数金服。同时,侠客神州集团也否认了与融数金服的关联。据其他媒体报道,对于运营资金来源,景韶春解释仅为“全部来自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据工商信息显示,目前,金豆云、侠客神州(北京)国际旅游有限公司背后,均有一家名为石河子市辰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的控股公司(以下简称“辰尚股权”),而该公司法人名为韩翔。在辰尚股权所投资的公司中,不少投资项目都与春晓资本存在或多或少的联系。

  目前,辰尚股权控股的三信成海(北京)商业有限公司(该公司法人为王戎),与“春晓系”共同投资了每一天便利超市;北京笨哥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拾品味壹叁壹连锁便利店有限公司的股东名单中,也同时出现了辰尚股权和“春晓系”的身影。然而,春晓资本方面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并不清楚韩翔的事情。

  (文中“李易”、“黄晓”、“马天”、“王俊”均为化名)